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地址: 上海市嘉定区曹胜路699号—淞江集团
环保供暖锅炉金属软接头:我们在风里雪里,只为让你在春天里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4-04

通讯员  杨尚飞  孙倩惠  报道

 

 

连日来,一股寒流自西向东侵袭中国能源通道国门.一站霍尔果斯压气.站,面对.端天气带来的输气压力和安全压力,作为西二线三线.站,西部管道霍尔果斯压气.站迎风战雪,维护工艺管网和辖区管道的安全运行,为天然气平稳输送发挥“心脏”和“动力舱”的作用。

 

风似“刀子”也不怕

 

在二线1#机组燃料气过滤器前,霍尔果斯作业区调度班班长王威观察下腔液位,操作排污手阀,完成了燃料气过滤器的排污作业。受降雪降温影响,站内排污系统、调压系统、关键联锁仪表引压管等设备存在冰堵风险,霍尔果斯作业区在接到降温通知后便启动了.殊天气应急预案。

“作业区除了及时.冰雪,增加巡检频次,排查工艺区、压缩机区等关键设备是否有结冰现象,电伴热、加热器、仪表运行状况是否正常,同时对阀门、管线、过滤器、仪表进行排污处理,确保‘不冻堵一条管线、不冻坏一台设备’。”王威一边忙活,一边介绍作业区的防冻措施。

 

王威正在进行巡检作业

 

压缩机组是输气管道的“心脏”。连日来,.站输量一直在高位运行,对压缩机组的巡检维护成为重中之重。在西二线三线的两个压缩机厂房里,王威和同事在每一个巡检点驻足,用“望、闻、问、切”的方式,近距离观察油雾分离器电机、矿物油冷器电机的振动情况,GG箱体滑油密封情况等,对正在运行和备用的8台压缩机组进行检查。

从供暖季开始,王威所在班组密切关注着进出站压力、温度、分输压力、仪表风水露点等各项关键参数,每10分钟查看一次监控数据,每小时记录一次运行参数并进行数据比对,每2个小时对全站设备进行巡检,每4小时记录一次压缩机关键参数。这样的工作量对于3人的班组,用“连轴转”形容一点不为过。

“.近几天都有风,虽然不大,但伴着冷空气刮在脸上像刀子一样,巡检时恨不得把自己全裹起来。在现场处理故障,手都是木的。”王威说,“一想到我们输送的天然气能让那么多家庭温暖过冬,就感到责任重大,就是天上下‘刀子’也不怕。”

 

与故障“.磕”到底

 

天渐渐黑下来,厂房里的气温随之下降,霍尔果斯作业区压缩机技术员黄川打开工作灯,摊开压缩机图纸,分析着动力涡轮(PT)排污管线漏油的原因。

因为西三线两台备用机组PT排污管线主滑油泄漏,对机组安全运行存在较大隐患,黄川这两天茶不思、饭不想。

今年是黄川参加的.7个冬供“保卫战”。随着今年国内天然气消费重回两位数增长,这让冬供战线上的这位“老兵”如履薄冰。“我们.站是西二线三线的‘动力舱’,目前的高负荷给核心设备压缩机带来巨大压力,这也是一名压缩机技术员的压力。”黄川说,如果找不到泄漏点,就不能做到压缩机组的真正热备,满足更高输量的要求。

“我师傅像着了魔,两天没吃早饭,在压缩机厂房一泡就是一整天,经常是夜深人静时才回到宿舍。”黄川的徒弟郑国超说,由于机组备用,主滑油泵关闭,很难发现泄漏点,黄川用了很多方法排除原因都不奏效,可他依然在和故障“.磕”。

 

工作中的黄川(图左)和他的同事

 

黄川将问题锁定在动力涡轮区域,当时郑国超也感觉到只要再排除出动力涡轮供回油外部管线的漏点就大功告成了。然而,事情往往没有预料中的那么简单,排查结果是:外部管线并未发现明显的漏点,问题再一次陷入僵局。郑国超开始感觉“泄气”了。

问题一个又一个排除,困难一个接一个克服,黄川决定重走一遍控制逻辑。经过分析机组原有控制逻辑,他们发现当机组备用时,油雾分离器未与主滑油泵连锁启动,加上PT轴承密封不严,含油气的正压气体穿过轴承的油封进入封严气管路冷凝堆积在水平管段上。

漏点和泄漏原因找到了,黄川如释重负。

打开电脑,修改逻辑,故障成功消除,一气呵成完成任务。看着两台机组再次列装备用队伍,黄川和郑国超重重的击了一掌。

 

没有比脚更长的巡线路

 

白雪皑皑的果子沟里,两个身着红衣的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挪动,他们身旁是一面迎风舞动的五星红旗,在空旷静谧的沟内显得很扎眼。

“西二线29#桩,测试电位,-1.284V。”霍尔果斯作业区管道保护技术员王京京紧握参比电.,盯着万用表上的数据,招呼同事齐延福记下测试点的电位。呼啸的寒风下,王京京的手被冻得通红。

2006年参加工作的王京京是霍尔果斯作业区的老员工,从2013年,他就一直行走在这条人迹罕至的果子沟,每天约有1.2亿标方的天然气沿着他巡护的路线穿越绵延起伏的果子沟。为了显得没那么孤.,王京京喜欢带上一面国旗边走边唱,当地牧民称他是扛着国旗巡线的红衣人。

 

王京京在果子沟徒步巡线

 

果子沟地势险要,气候多变,地质灾害频发,在这里巡线是霍尔果斯作业区雷打不动的“铁律”。“这里下雪早,沟口处的积雪已经又到1米深了,越野车不敢进,只能靠我们徒步上山。”齐延福虽然加入巡线队伍比王京京晚,但对果子沟的情况也早已了然于胸。今天他们要完成果子沟里34个点的测试,每个点相隔1公里,大约要花费10个小时,一趟下来要走20多公里。

一天行走20多公里,在沟深路陡的果子沟并不是一件易事。进入冬季,巡线道路被积雪覆盖,他们只能凭印象判断路线,有的坡度甚至达到50度,需要手脚并用才能通过。笔者留意到,刚刚翻过的这座4米高的山坡,就足足爬了半个小时。

翻过小山,是一片比较开阔的平地,他们准备在这里歇歇脚,享用午餐:一块硬邦邦的馕和腾着雾气的白开水。王京京说:“如果按照我一天徒步20公里算的话,等我退休时,差不多能绕中国地图两圈了。”虽然巡线很单调,但王京京觉得这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工作11年来,他一直“漂”在管道上,从戈壁沙滩到荒野山区,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屈指可数。一次,4岁的女儿问他外面巡线是不是好冷好冷呀?王京京告诉女儿他和叔叔们不怕冷,因为这样女儿就可以在家过春天咯。“每次回家听到她喊‘爸爸,回家啦!’是我.幸福的时刻。”说起女儿,王京京的嘴角泛起一抹微笑。

吃完午饭,拍拍身上的雪,王京京和齐延福扛着国旗又出发了。他们要赶在天黑前完成剩下9个点的测试。

作者单位:中国石油西部管道公司